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

文牧野携“药神班底”回归 《奇迹·笨小孩》春节档看“奇迹”发生

发布时间:2022-01-31 08:32:00   来源: 新闻    

  继《我不是药神》后,导演文牧野时隔三年再出长篇新作《奇迹·笨小孩》,并于2022年春节档上映。电影重聚了“药神班底”,徐峥、章宇等一众“老面孔”再次现身。鉴于前作的优异成绩,加之易烊千玺等演员加盟,《奇迹·笨小孩》引发了大众强烈地观影期待。

  电影讲述了在南方深圳热土,易烊千玺饰演的景浩逆转人生的拼搏传奇故事。“深圳是一个创业之城,它是一个所有人都会涌入的城市,是中国甚至世界的一个奇迹。我们看到了城市里那些创造奇迹的个体,我们相信只有个体创造了奇迹,整个城市才会是奇迹。”文牧野说。

解密幕后 创作时间短是最大的困难

  文牧野在创作这部电影时遇到的第一个也是最大的困难是“时间短”,整部电影从编写剧本到筹备只有7个月的时间,由于时间短,整个创作过程从编写剧本开始一直延续到了后期剪辑,“我理解的剧本写作是用短时间做加法,用长时间做减法的工作,比如我写剧本写半年,然后用一年半去做减法,去精简,但是这个剧本由于时间的要求,只能做到加法完成,减法是完成不了的,只能在拍摄的过程中、剪辑的过程中去完成。”

  电影中呈现了不少高难度的外景场景,包括“蜘蛛人”高空作业、追火车、追货车、大暴雨等。拍摄中遇到的台风季暴雨、疫情、人流密度大等客观因素成为创作过程中的另一难点。“他(易烊千玺)追火车的戏,是在人流密度最大的一个地方拍摄的,深圳福田区的岗厦城,是个景区,所以拍摄就会遇到很多围观,很多场景协调的问题。追货车的那场戏,我们要找一条没有车的街道,所以离驻地就非常远。到了或者在去的过程中下雨了,今天就没有办法拍,因为地面是湿的不接戏,也不能在湿地上去玩车技,很危险。所以那场戏本身计划是3天拍完,但拍了5、6天,因为一直在下雨。”

家庭身份与社会身份的双重构建

  电影构想出一群各行各业中的边缘人物,他们以景浩为中心,通过一批废手机改写了命运。

  对于每个人物,文牧野说就是一句话,“就是一个男孩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,最后遇到了一群异姓家人。”片中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定位,他们分别被赋予了“爷爷”“父亲”“小姨”“表哥”“舅舅”等家庭身份,在这基础上再进行社会身份的设定,成为“失聪女工”“劳改人员”“搓澡工”等社会人员,最终构成了鱼龙混杂的生活百态景像图。

  “(把)社会层面上这样的人,一一对应着去安在这些角色身上,让他们从情节、功能、性格、家人属性上都比较适配,完成一个能够把主角围在中间的家庭闭环。”文牧野说。

没见过的哥哥易烊千玺 有天赋的妹妹陈哈琳

  电影中的人物角色虽然出自各行各业,但最后都汇聚在电子行业上。片中,他们需要完成摘除手机零件的精细作业,为此演员们进行了一周的培训,“所有的演员都要老师来教,从第1步一直到55步,从头一直学到尾,有物理的操作,有化学的操作,接电机的热风枪、电焊这些都要学。”

  其中,易烊千玺的表现让文牧野感到“惊喜”,“首先他很专业,再有他在完成了角色的基础上还给了我很多惊喜。他演绎了很多他原来没有试过的状态,无论是有一点搞笑和外在的,还是愤怒的,还是跟妹妹之间的细腻交流,都展现出了我没有见过的一面。”

  哥哥让人“惊喜”,而妹妹陈哈琳的表现则让导演直呼“非常有天赋”。片中妹妹景彤的饰演者陈哈琳从2000多个孩子中脱颖而出,她的表演给文牧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“我跟哈琳的传递基本上只是传递情境,她就可以依照情境展示出很自然的表演。我只跟她说,这一刻你很怕哥哥走掉,所以你很担心,你会问他一直都在吗,然后哥哥会哄你,你会安心一些,但是你依然很担心,但又怕哥哥看出你的担心,所以你还要隐忍。我传递完了之后,她会把整个表演一条呈现出来,最终给我惊喜,就是还流了一滴眼泪。”

  电影里,易烊千玺饰演的景浩经历了许多困难,情节可谓非常“虐心”。对于这种设计,文牧野直言“景浩碰到的困难还不算很多”,“我们生活中一定会碰到各式各样的困难,有很多创业者包括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很多困难,但是要永远相信一点,就是有一条隧道远处有光,你只(需)要奔着光芒走。景浩的支撑和能量来源就是他的妹妹,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有能量来源,最后奔着希望去前进。所以结尾的时候,他们绽放出来的是由心而发的喜悦和振奋,那不来自于成功,那来自于幸福。”

  《奇迹·笨小孩》是文牧野创作的又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电影,现实主义题材也是文牧野一直坚持的创作方向,对他来说,现实主义就是电影创作的肥沃土壤,“现实主义,我更愿意把它命名成一个土壤的肥沃程度,我们说类型是花朵,你耕耘的现实土壤越肥沃,长出的花朵就越漂亮。”(文/杨莹莹)